当前位置:首页 → 新闻中心 → 全部信息
运营商与互联网的新对决
更新时间:2013/2/21 点击:1864次
“希望腾讯的业务有更多的发展,但是也希望他们的业务能保护现有的总体环境,保护客户依法通信的行为。”近日,中国移动CEO李跃在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直接“点评”腾讯,诟病其移动产品(尤其是QQ)对信令的占用和信号的干扰。

这番话的背景是,中国移动拥有超过7亿的用户,腾讯的微信用户也将很快突破4亿,微博、微信在提速商业化上动作频频,而中国移动近年来收入和利润增长有所放缓。

其实,在基础运营商与互联网企业的博弈中,移动应用引发的对信令(网络通道)资源的占用早已不是新鲜话题,QQ等“长连接”的长期占用等使得信令网资源告急。欧洲的一些运营商已经开始以此为由,提议对一些应用进行限制。

微信“革”了短信的“命”

吃顿饭的工夫,陈晓云的手机微信“振”个不停。“打开手机已经满屏信息了,有了微信之后,我几乎不发短信、彩信,甚至电话都省了。”陈晓云是中山大学大四学生,从“微博控”到“微信迷”转化地毫无压力,至于短信彩信,则是早已被抛弃的“旧物件”。这种现象有据为证,2011年,全球短信服务收入同比减少了139亿美元,中国移动的短信服务收入历史上首次出现了下滑,今年11月,美国用户的平均发信量也第一次出现衰落趋势。

“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使用流量,不用再受制于每月多少条短信的限制,而且发送图片的速度非常快,最重要的是,不管是手机还是QQ联系人都无一例外的全部可以保留,微信确实‘抓住了’我。”陈晓云轻松自如地按住手机,通过对讲“群”邀饭局。

从用户的消费角度来看,微信等软件即便按照每兆流量一元的高资费,也可以发上千条文字短消息,而手机短信收费为每条0.1元。当然,微信、陌陌、QQ等软件除了发送文字,还能发送丰富多彩的图片、照片、视频、音频等,强大的应用功能也令短信相形见绌。

这种被称作OTT的新业务(Over The Top,指移动互联网企业绕过运营商发展自己的业务)对传统运营商的挤压是非常明显的,这些业务使得我们原来的短信,甚至话音业务,包括国际电话业务都受到了很大挑战。”李跃坦言。

显然,短信业务日渐式微只是运营商传统业务被冲击的一个缩影。移动互联网时代整个产业链的价值被拉长,运营商利润被分流。OTT业务无疑是最为有利的“吸金器”,Skype、Line、微信这些已在全球流行的即时通信,都是不需要建立任何通信网络,而是通过运营商提供的互联网进行运营这种模式。

李跃所担忧的也正是全球运营商所忧虑的,OTT整体而言对于电信运营商威胁大于机遇。苹果、Google、腾讯等OTT服务商将用户完全握在自己手里, Skype、微信等应用正在蚕食运营商的核心业务。

移动“敲打”腾讯

“比如腾讯QQ对信令的占用很大,一些机制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,相互之间应该有沟通。全世界运营商网络被即时通讯系统干扰,甚至出现大规模阻断案例的不少,如果没有沟通,没有相互合作的好机制,所提供的服务就不能长久,不能优质。”李跃的这番言论无疑有着“敲打”的意味——我看好你,你也要看好自己,也提示着OTT与运营商的共存之道是合作与沟通。

在国外,运营商对服务商不是温吞地警示,而是冒险“动真格”。在美国,曾经出现过宽带运营商Comcast对P2P业务限流和减速的事件,Verizon不允许用户在其3G网上使用苹果商店里的Facetime应用。欧洲运营商对于应用商店很有微词,也曾经发出过“钱都被苹果、谷歌赚走了”的感叹,一些运营商已经在阻断Skype等应用。

此举的冒险之处在于,客户会用更换运营商的方式表达不满,客户群才是运营商“最赌不起”的。

国内形势也并不乐观。据中国移动统计数据,多地移动公司信道资源的最大份额消耗者是QQ。不仅是腾讯,随着社交网站、无线网络视频等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普及,愈来愈多的内容、应用提供商在快速吸引了大批用户的同时,正以低廉的成本不断消耗着运营商的网络资源。

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曾放言:“互联网已经干掉了许多传统行业,互联网未来将要干掉的两个行业是电信运营商和传统手机业。”

中国移动当然没有被“干掉”的忧虑,但是2011年以来,3G市场的表现平平,2G网络低端用户创收甚微,虽仍在中国通信市场独占鳌头,联通、电信的追赶速度仍值得担忧。

广州大学通信工程教授于群认为,中移动的战略目标很明显,“从3G发牌的那一刻起中移动就寄望能迅速过渡到LTE 4G时代。这也是它在3G市场表现不出众的战略原因。”

在全球移动开发者大会上,李跃再次为4G时代摇旗呐喊。不久前,香港千兆宽带网络——“联网一分钟下载7.5GB电影”极速网络羡煞了内地网民。但是,于群教授告诉记者,“从工信部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的表态看来,未来的两三年,3G依然是发展主流,4G牌照的下发似乎还遥遥无期。中国移动LTE暂时难以发力。”

迎战,才能不被互联网干掉

在移动梦网时代,中国移动一直备受诟病的是:在没法赚钱的时候,会跟合作伙伴合作,一旦业务赚钱,就会把相关业务拿来自己做。“这种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”李跃说。

组建互联网公司以及物联网公司是移动的新动作。李跃表示,“如果拿‘军队’来做比喻,互联网公司就相当于‘空军’,‘空军’和‘陆军’是完全不同的组织方式,完全不同的工具,完全不同的战略,但是目的只有一个。”

此外,李跃还透露,中国移动将发布自有品牌的手机,与苹果的合作也是势在必行。李跃透露,中国移动和苹果从2007年开始接触,除了技术问题外,双方在商业模式、合作条款、利益分享等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探讨。

广州大学商学院经济系主任邓宏认为,我国通信市场更为突出的问题是市场化进程还远远没有结束,“只要不违法,不伤害受众的利益,应该鼓励充分的市场竞争。”

移动互联网时代,谁主沉浮,还是未解之谜。

其实消费者对运营商和OTT企业的要求很简单——更为低廉的价格,更加方便快捷的应用。

  • 公司总机:022-28261501 28335110    服务邮箱:service@nfree.cn    手机直线:15822335163 QQ:912030008
  • 地址:天津市河西区环湖中路57号华实大厦7层C10-11    备案/许可证编号: 津ICP备11006814号
  • CopyRight 2006~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华易动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1042号